在延安中央醫院給首長看病

2011-10-08 14:09   來源:文史參考     編輯:楊剛  評論0人參與

  季明,1914年生于四川,1938年奔赴延安,是延安中央醫院首批護士,曾為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彭德懷等擔任保健醫生。今年8月23日,97歲的季明在北京醫院去世。4個月前,她接受采訪,講起24歲那年“離家出走”的往事。

  旗袍領子里縫著八路軍介紹信

  1937年,中共中央隨紅軍主力遷入延安。這個民主抗日根據地,成為進步青年向往的革命圣殿。那時,季明甚至還不知道中國有共產黨,她一心想要打鬼子,便提了一只木箱離家出走——

  我出生在四川開縣一個小地主家庭,家境比較富裕,從小吃飯穿衣都有傭人伺候。1938年,我正在開縣高中讀書,很多東北人在“九一八”事變后逃難到四 川,他們宣傳東北形勢,控訴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唱歌、演話劇呼吁抗日。學校里有一位姓宋的先生,他看到我們幾個同學積極要求抗日,就找我們分別談話。他說 只有延安才是抗日救國的地方,但延安到處是荒山,走路無平地,老百姓窮得一輩子洗三次澡,你們去了吃的穿的都會遠不如現在,你們能不能吃苦?我說,能吃 苦,為了打鬼子什么苦都能吃。

  宋先生沒有說明他在教師之外的身份,后來我才明白,他應該是地下黨組織成員,那時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共產黨,只是一腔熱情要抗日。

  我和兩個女同學一起上路。我隨身只帶了一只木箱,裝了幾件衣服,一條毛毯。整個路程都是徒步,實在累了就雇滑竿轎子坐一會兒。走到寶雞,兩個同學受不 了苦,說在后方也一樣可以抗日,勸我也回家,我說我一定要去延安。我一個人從寶雞走到西安八路軍辦事處,拿到去延安的介紹信。介紹信必須藏好,我想了個辦 法,把信縫在旗袍的領子里。就這樣,我坐敞篷火車到延安,下車后又走了十幾里路才到革命根據地。

  毛澤東命名“中央醫院”,為群眾服務

  在季明剛到延安的時候,當地原本只有一所邊區醫院,1938年秋,日機狂轟濫炸,該院被迫遷往安塞。缺醫少藥成了延安的大難題,在中共中央部署下,延 安中央醫院于1939年11月成立。醫院最初定名為“中央干部醫院”,毛澤東不太同意,他說,叫“干部醫院”,那老百姓有病看不看呢?我看,還是叫“中央 醫院”好,面向延安和邊區黨政軍民,為群眾服務。季明被選為第一批護士,分配到內科——

  我們第一批護士有16人,每天除工作8-10小時之外,下午2點到4點上業務課,晚上6點到8點上政治課。工作不久后我當上了內科護士長。1941年,我被評為特等勞模,全院只有我一個,中央獎勵了我一件延安自紡呢料衣服。

  中央醫院的環境和設施十分簡陋。病房和手術室用炭盆來取暖,衛生用品和醫療器械都要反復消毒多次使用。有個別剛到延安不久的醫生,還曾因醫院的醫療器 械奇缺,感到無法開展工作,找院長大吵大鬧過。但經過一段時間的熏陶鍛煉,醫護人員都學會了如何在艱苦的環境下治病救人。

  整個山坡布滿了一層層的土窯洞,醫院在第13層,那時年輕,身體好,雖然天天只有小米飯吃,連菜都沒有,但上上下下爬幾次13層也不覺得累。醫院人手 不足,我們護士什么工作都干,給病人喂飯梳頭,打掃病房衛生。手術用過的血紗布我們拿到河里去洗,洗完交給消毒科放進蒸鍋消毒。醫療器械更匱乏,有限的器 械都是宋慶齡等民主人士幫忙募集的,病人輪流使用,針頭針管也是用完一次消毒后再給下一個病人用。這在現在是不可想象的,當時沒有辦法。

  1941年皖南事變后,國民黨對延安封鎖加劇,任何物資都不可能進入延安,醫院只好讓延安兵工廠制造醫療器械。由于食品和物資嚴重匱乏,毛澤東發動延安的軍民,自己生產,豐衣足食。對醫護人員來說,大生產的任務更重,不僅要讓自己吃飽,還要讓病人吃好。

  我們不但不領工資,每年還要上交一石二斗米的公糧。男同志在山上種小米、鋸木頭,女同志種蔬菜、紡棉花,每人都有規定的任務量。此外,還要拾馬糞,割 青草,賣了賺錢好買糧食。那時延安沒有多少馬,馬糞都不好找,每天下了班,見到馬我們就跟在馬屁股后面走,它拉一坨,我們撿一坨。

  延河邊的愛情

  1942年,季明與江西籍長征干部羅日運結婚。當時延安的男女比例是8:1,組織上十分熱衷安排長征干部與城里來的女學生相識結婚,賀龍與薛明,鄧小平與卓琳,都是當時的經典“成功案例”——

  我和羅日運相識緣于他來看病,來了好幾次。后來有同志叫羅日運抓住機會。也有不少人給我做工作。就這樣在人們撮合下,我們倆好上了。我工作非常忙,平均一兩個星期能見上一次,一起到延河邊散步。延河邊隨處可見一對對的情侶,延安的青年都在那里約會。

  一年多以后,我倆結婚了。延安太艱苦了,我有個女同事生完孩子,根本喝不到牛奶,費盡周折能搞到點羊奶。生完孩子馬上又去工作,孩子在家里沒人照看, 頭皮被老鼠咬了個洞,實在可憐,看到這種情況我就打定主意不在延安要孩子。我們的兒子是在1953年出生的,那時我們已在北京工作。

  婚后我們也是一周見一次。平時我要住在醫院,20個護士睡在一張大通鋪上,我是護士長,4人一間。羅日運當時的級別相當于現在的部長,有自己的房子和 辦公室,有秘書和廚師,能吃上土豆和饅頭,在延安算是很好的伙食。我每周末回來一次,下班到羅日運那里都是深夜,趕不上晚飯。星期一早上天一亮我就要返回 醫院,早飯也顧不上吃。其他干部都說,季明真奇怪,羅日運的伙食這么好,她卻不吃。他們不知道,我是真沒有時間吃。

  毛澤東交待不許搞特殊

  據后來統計,中央醫院婦產科在延安8年接生的孩子有3000多個,其中包括毛澤東的女兒李訥。1940年7月,江青來到中央醫院婦產科住院待產。毛澤東特別對醫護人員交待,絕不許江青搞特殊化——

  當時是毛主席送江青來的,他把我們這些醫生護士叫過來說,你們照醫院的規矩干,不要以為是我老婆給她優待。她要搞特殊化,你們就跟我報告,不報告你們就不是黨員。其實江青確實沒搞什么特殊,要搞特殊也沒法搞,醫院條件實在太艱苦了。

  江青住院期間,毛主席幾次來看她。有一次,石昌杰副院長代表大家反映說:“醫院附近山上的某單位安裝了一臺發電機,噪音很大,影響醫院工作和病員休息,醫院多次反映了意見,仍沒有得到解決。”

  主席說,等江青出了院,我給你們解決。之所以要等江青出院才解決,是因為毛主席怕人家以為江青搞特殊。江青在延安不得人心,有點張揚,會騎馬,演員嘛。不少老同志討厭她。

  江青出院后,山上那臺發電機果然搬走。一個多月后,中秋佳節,主席住的棗園里收獲了棗子,他請我們這些照顧過江青的醫護人員開茶話會,吃棗喝茶,又請大家吃飯,慶祝李訥滿月,并對醫護人員表示感謝。

  楊家嶺三個重病號:劉少奇、彭德懷、任弼時

  為籌備召開中共第七次代表大會,從1942年底開始,在抗戰前線和國統區工作的中共中央領導陸續回到延安,住在楊家嶺。毛澤東找延安衛生部領導談話,說這些首長多年在前線打仗,條件艱苦,身體都很差,請組織一個醫療組,給首長檢查身體治療疾病——

  那時延安已經開始整風運動,醫療組只選了我和斯大林派來的阿洛夫,別人都不敢派,怕是特務。

  到楊家嶺后,最先見到任弼時,這才知道我的任務。任弼時告訴我,政治局書記處首長18人,前方首長10人,我負責配合阿洛夫,給這些人檢查身體。在這 20幾位首長中,有3人是重病號:彭德懷在前線拉了10年痢疾,沒有藥,一直吃石灰水;劉少奇腸子下墜,每天只能吃點稀飯,已經拖了很長時間沒醫治;任弼 時長年患心臟病,過去也沒好好治療過。

  彭老總是最難做工作的,他忙得很,又要開會,又要指揮前方,天天看地圖看文件。我只好去找他的警衛員商量,一旦彭老總休息,馬上叫我去。有一次,在警 衛員幫助下,我趁彭老總休息的20分鐘終于逮住他,做常規檢查后,請他給我一些大便樣本。彭老總感到不好意思,說:“季明同志,這個太臟了吧,真是辛苦你 啊。”我勸慰他說,我就是做這個工作,不要緊的。

  在為任弼時檢查身體的過程中,我和他的夫人陳琮英成為好朋友,我倆幾乎無話不談。大生產時中央領導也和普通干部群眾一樣有生產任務,任弼時有心臟病,不能紡線,陳琮英一人要紡兩份,我一到禮拜天就去幫她,邊搖紡車邊聊天。

  1943年夏天,周總理從重慶回到延安,我每天都去他所在的窯洞——周總理身體很健康,我是去給鄧大姐看病。總理每次見我都會熱情地打招呼:“季明,你給大姐治療很辛苦啊!”我說周副主席這是我應該做的,他馬上說,以后不要叫我副主席,叫我恩來同志。

  中央辦公廳送馬給我餞行

  季明在楊家嶺工作了3年。1945年8月,抗戰勝利,羅日運即將被派到東北搞戰后接收工作。當時江青看中了季明,點名要她作自己的私人保健醫生。有同 志好心提醒季明,給江青作保健醫生恐怕不容易,她的脾氣“難伺候”。剛好季明也想和羅日運一起去東北,趁勢向中央提出要和丈夫一起北上,得到首長們的支持 ——

  臨行之前,每位首長和夫人都送了我紀念禮物,蔡暢大姐送了一塊延安呢料,彭老總給我包了一大包奶粉,讓我在路上沖水或者干吃。任弼時說,季明同志3年 來工作這么辛苦,中央辦公廳送她一匹牲口(即馬)作為紀念。那時候有匹牲口可不容易,去東北那么遠的路,普通戰士都是徒步行軍。一路上,我和羅日運的牲口 都是和同志們輪流騎。

  到東北局之后,轉搞群眾工作,后來又在東北的幾個工廠擔任軍代表和廠長。這時,離開家已經近10年,生活終于安定下來,就給家里寫了第一封信。

  我把信寄給叔叔,因為父母死得早,叔叔嬸嬸給了我很多照顧,還教我讀書、做家務。可我不知道,叔叔在幾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小叔叔有一天去郵局取自己的 信,無意間發現有個信封上寫著我死去叔叔的名字,他把信拿回去,家人拆開一看,驚喜地說:“哎呀,她還活著呀,我們還年年給她‘供果’呢!”

  摘自  《文史參考》2011年第18期  作者:李響

我要報料(投稿)

相關新聞

最新評論

評論聲明:
1、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3、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備10018461號
Copyright2010 www.dvsbue.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開州日報由中共開縣縣委、開縣人民政府主辦 開州新聞社出版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快乐赛车计划 泣神曲怎么赚钱卖金币 千炮彩金捕鱼内购破解版 短线股票推荐低价 金博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水果购买网 ag捕鱼王2打鱼游戏技巧 网络棋牌游戏赌博举报 都市重生中彩票 pk10免费计划app苹果版 淘宝前期如何赚钱方法 重庆时时三星综合走势 麻将实战技巧100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