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證券前董秘追討337萬獎金 對簿公堂先敗后勝驚天逆轉

2019-10-09 00:09:3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近年來,金融機構與員工的勞資糾紛屢見不鮮。

  近日,一份李春與民生證券勞動爭議的二審判決引發市場關注。此前一審判決為駁回李春的全部訴訟請求,而此次北京二院終審判決則撤銷了一審判決結果。

  根據披露,李春方面要求民生證券支付其2014年度高管獎金在2017年遞延未支付部分47.28萬元,2015年度高管獎金在2017年和2018年遞延未支付部分290.51萬元。

  從履歷來看,2007年7月,李春入職民生證券公司。2013年7月11日,雙方簽訂最后一份勞動合同,期限至2016年7月10日,約定李春擔任高級管理人員崗位。民生證券公司第一屆董事會第五次會議決議聘任李春自2013年7月11日起擔任公司執行委員會委員,分管戰略發展總部和公司另類投資業務。民生證券公司第一屆董事會第十五次會議決議聘任李春自2014年4月11日起兼任公司董事會秘書。

  2016年4月16日,民生證券公司召開第二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決議李春不再擔任公司董事會秘書、執行委員會委員職務。庭審中,雙方認可此后李春在民生證券公司不再擔任任何職務,李春的工資2016年6月1日起由民生投資公司發放。

四大焦點

  本案中爭議的焦點則集中在四個問題:

  第一、李春的勞動關系歸屬情況。民生證券公司主張雖雙方未辦理勞動關系解除手續,但李春自2016年6月1日起不再在民生證券公司任職,且其工資由民生投資公司發放,故李春應自2016年6月1日起與民生投資公司建立勞動關系,雙方之間勞動關系于2016年5月31日解除。李春雖在答辯中對該主張不予認可,認為雙方從未解除勞動關系,但在本案最后一次庭審中,李春同意民生證券公司的該項主張,認可雙方勞動關系于2016年5月31日解除。法院對李春當庭變更辯論意見不持異議,確認雙方勞動關系自2016年5月31日解除。

  第二、李春主張2014、2015年度高管獎金的遞延部分是否超過仲裁時效。根據民生證券公司《董事會獎勵基金管理辦法》第三條第(一)項的規定,董事會獎勵基金的分配“當年按稅后凈利潤提取正獎金時,將計提正獎金的60%用于發放高管人員當年獎金,剩余40%計入獎金池,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發放,在第二年和第三年分別發放20%”。故李春2014年度高管獎金應于2015年開始發放,其中遞延部分應于2016、2017年分別發放;同理,其2015年度高管獎金應于2016年開始發放,其中遞延部分應于2017、2018年分別發放。雖李春與民生證券公司的勞動關系已于2016年5月31日解除,但高管獎金的應支付時間與勞動關系終止時間并非同一概念,故本案中應以高管獎金遞延部分相應的應支付時間作為計算仲裁時效期間的依據。李春主張2014年高管獎金的2017年遞延部分的最晚應支付時間為2017年12月31日,2015年高管獎金的2017年、2018年遞延部分的最晚應支付時間分別為2017年12月31日和2018年12月31日,仲裁時效應分別自2018年1月1日、2019年1月1日起算,故李春于2018年9月25日提出仲裁申請,未超過仲裁時效期間。民生證券公司關于李春的主張超過仲裁時效的起訴意見,法院不予采納。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