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菌 子

2019-10-09 00:03:22   來源:大理日報   

□ 北  雁

菌子就是蘑菇。在云南,人們通常把人工培育的菌類叫蘑菇,野生的叫菌子。說得再細致一些,固執的云南人并非把所有的野生菌都統稱為菌子。山里的時令是固定的,夏初五六月,當第一場雨水落地,山里首先長出的是朽木上的木耳,接著是香菇,直至夏秋之交雨水下透,扣除那些貴重的松茸和雞樅,山地里長出來的各種雜菌我們才統稱為菌子。青銅菌、羊肝菌、牛肚菌、銅綠菌、火炭菌、谷熟菌、雞油菌、核桃菌、松毛菌、黃藍傘、麻母雞、見手青……不單名字中聽,味道還都特別鮮美。一馬籠統地從大山里帶回來,收拾干凈了就在鍋里炒個大雜混,或是炸成菌子油、吃火鍋、泡酒,居然百味雜陳,爽口爽心,實在是一種舌尖上的盛宴。

然而說起這些,似乎讓每個山里娃饞的并非僅是一頓吃。收菌和其他勞動不一樣,在晨嵐中上山,探輕風、聽鳥鳴、喝泉水、出身汗、呼吸山里的新鮮空氣,物我兩忘,實在是一種難得的放松。然而菌子長在深山老林,在我們看來都是些神秘的山中隱者,所以上山采蘑菇,就被我們形象地將之稱為搜菌子。但以文窺意,這一個“搜”字用得實在是妙極。菌子如同人一樣富有靈性,有的習慣群居,有的喜歡獨處,有的暴露在陽光之下,有的隱藏在草叢與灌木之中,有的長在山間,有的生在莊稼地里……上山搜菌子,急躁敷衍當然要不得,粗皮潦草更不行。除去上坡下坎、翻山過澗,還非得在一山山、一梁梁、一丘丘、一壑壑中細細搜索。

菌乃山中之物,長勢當然就與氣象有關。不下雨不行,雨水不透也不行,但雨多了天氣轉涼更不行。只有那種夜間電閃雷鳴、大雨傾盆,白天陽光炙烤、高溫高濕的天氣,菌子的長勢才會大好。然而即便這樣的天氣,依舊會有人空手而歸。說到底,上山搜菌子,考驗的不僅是一個人的體力、耐性和智慧,更重要的是考驗一個人的生活經驗。說得再透徹一些,就是對菌子習性和山體地貌的熟稔。大凡菌類,都有群生的特點,所以每番遇上一朵兩朵,就該在附近的草叢、坡地里再作一番搜尋,也許立馬就有更多斬獲;但也有許多菌類生性孤僻,遇上了拾走便是,再作停留往往只是徒費心力。菌是食中珍品,每當菌子成熟,上山搜菌子的人不計其數,所以成功的第一訣竅自然是個“早”字,提早上山,才能趕在別人面前拾個盆滿缽盈;但對于那些諳熟地理、有固定“蘑菇圈”的人,上山一轉就成了“收”菌子,即便后午上山也能飽倉飽囊、滿載而歸,如同到自家菜園子里掐一把小菜一般便捷。

對于所有的山里娃,上山搜菌子就是一種不能了卻的故土情節。每當進入雨季,心里就一直憋得慌,直想專門回一次老家上山搜菌子。但山里菌類太多,我居然都無法識全。好幾次遇上那些拿捏不定的,便寧可“錯殺三千”,一概拾了回來。半途中遇上那些諳識菌類的孩童,自然要被丟去大半。這一刻的他們就成了見識廣博的老師和長者。在一陣陣嘲弄聲中,讓人直感顏面掃地。更重要的是大半天的體力心血俱付東流,實在心有不甘。但似乎每個人都知道吃菌更要懂菌的道理,早年的農村,菌子中毒的事并不少見。而那一個個青澀稚嫩的面孔,在一次次上山與下山之中,也都漸漸洞出了人世的各種經見。在我遙遠的故鄉,有太多這樣的孩子,似乎從一出生就將整個童年與一山的菌子綁在一起。每到暑假,幾乎都要每天不辭辛勞地上山入集,認菌、吃菌、搜菌、賣菌,在汗水中換來快樂,掙來新衣、玩具和零食,還有求學上進的學費、書本和筆墨紙硯。在一個個簡單的循環中充實了童年,歷練了人生。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