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巨變

2019-10-09 00:03:08   來源:大理日報   

□ 呂  巧

我出生于十九世紀七十年代中,距離新中國成立26年,用母親的話說,我和哥哥是趕上好時代了,沒有像父輩那樣經歷“文化大革命”、沒有餓過肚子。當我把同樣的話說給兒子時,他顯然無法想象那個曾經有人因缺食物而活活餓死的年代。因為,從他出世就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的巨大變革,以及整個社會經濟的飛躍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是我們父輩以及已經過世的老人、前輩們所想不到,也無法想象的。每次我開著車載著母親來巍山古城小住,坐在車里的母親常掛嘴上的一句話就是:現在的日子,多好啊!

最早的記憶應該是兩三歲時,那時已不用餓肚子,但每頓飯,米鍋里都會有一些面疙瘩,盛飯的時候,母親先把米飯之上的面疙瘩扒拉進父親和她的碗里,再把面疙瘩拌米飯各一半盛進哥哥和我的碗里。再后來,父母親吃米飯拌面疙瘩,我和哥哥吃凈米飯,記不清什么時候面疙瘩不再出現在飯鍋里,但時間應該很短,短到我對面疙瘩的味覺體驗完全消失,如今去飯館偶爾吃上一頓都覺得稀罕。

16歲的時候,考上中專,第一次離家,除了家書寄托思念家鄉和父母之情,偶爾打一次長途電話是很奢侈的事情。除非有很緊急的事,才會花上幾餐飯錢打電話。

上計算機課的老師一邊教授我們如何輸入一串又一串的英文字母和一些代碼,來發送開機、關機、存儲、建數據庫的指令,一邊告訴我們,未來,將實現在家就可以打電話,電話可用來約朋友吃飯或聊天,電腦將可以隨身攜帶……面對記滿了字符和字母串的筆記本,頭有斗籮大的我們怎么也不相信這么高深難學難懂的計算機可以攜帶,也不敢想象一分鐘就要花費一頓飯錢的程控電話,可以進入普通家庭。

誰會去出那高昂的電話費聊天約朋友呢?事實上,在我工作的短短兩年后,小靈通、像磚頭一樣大的“大哥大”到漸漸變小的移動手機、智能手機逐漸粉墨登場,從2G到4G,以及即將應用的5G高速網絡,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遠在天邊,一個視頻電話,就可以面對面聊天。電腦更是幾經瘦身,全中文操作,便攜式筆記本小巧方便。老師描繪的藍圖,竟然實現了。

35歲的我考了駕照,并擁有了屬于自己的交通工具,從二沖程的摩托車作為嫁妝,到用車貸為自己買的小汽車,短短幾年,我和大多數工薪階層一樣,擁有了更為廣闊的社交和活動范圍。

記得中專畢業之初,我因兩分之差與學校保送的南京農業大學失之交臂,分配回巍山后,曾一度沉淪,心想,在這樣的小縣城,人生怎會有精彩?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從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到為人妻、為人母,將生命融入這里,并深深地熱愛著這里。我用文字見證巍山這二十年來的不斷變化、發展與傳承。或許正是因為這片土地具有的特有魅力,使得我的文字得到好評和分享,這對于我,更是一種鞭策、促進和成長。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赛车计划